How Could Luther Martin’s Ninety-Five Theses Shake the Whole Europe? 路德马丁的九十五条如何撼动整个欧洲?

Share

【如何撼動整個歐洲?路德馬丁,九十五條】來看看九十五條的精彩條文

一五一二至一五一六年間,路德開始講授詩篇、羅馬書、加拉太書等聖經書卷。一日,他在房間裡研讀羅馬書,神的話突然向他發出亮光:‘義人必因信得生。’(一18,和合本。)路德自述:‘從此,我覺得自己獲得新生,…整本聖經以全新的面貌向我展開,我流覽聖經,到處都有類似的話語。’路德發現,人的得救並非倚靠行為,乃是藉著信神的話,並信基督為我們所成就的一切。路德觀點的來源,除了出自聖經本身外,也受到共同弟兄會和恩師施道比次的影響。他們的著作及教導,使路德從對神律法的外在恐懼,轉到對其恩典的主觀經歷,而發展出了‘惟靠聖經’(sola scriptura)、‘惟靠信心’(sola fide)這兩個宗教改革的主要觀點。

路德在威登堡選侯智者腓德烈(Frederick the Wise)的保護下,長期於此定居、講學。一五一七年,路德與天主教的衝突爆發。為了反對帖次勒(Tetzel)在威登堡販售贖罪券斂財的無恥行徑,路德將《九十五條》釘在威登堡教堂的大門上,邀請各界在贖罪券的買賣、教皇赦罪的權柄、以及教會的寶庫等三個議題上,進行公開的辯論。此舉因著印刷術的便利,震撼了整個歐洲,教皇的權威與教會的財源,受到了嚴重的打擊。一五一八年,路德與紅衣主教迦耶坦(Cajetan)在奧格斯堡(Augsburg)進行會談;次年,路德與厄克(Johann Eck)在來比錫(Leipzig)進行辯論;路德一再拒絕讓步,只不斷重申聖經的權威。一五二○年,路德積極投入文字工作,出版了《致德意志貴族公開書》、《教會被擄巴比倫》、《基督徒的自由》、以及上百本的德文小冊。這些小冊在歐洲受到廣泛歡迎,激起了教皇的憤怒。教皇下詔要路德於六十日之內悔改,路德卻將這分詔令公開燒毀。隔年一月,教廷正式頒諭,開除路德馬丁的教籍。路德與天主教至此正式決裂。

一五二一年,在教皇的催促下,新皇查理五世在沃木斯召開會議(Diet of Worms),要求路德出席說明。路德在皇帝和議會的面前重申聖經的權威。他說,‘除非是聖經或真理說服我-我不接納教皇和議會的權威,因為他們常常自相矛盾-我的良心是神話語的俘虜。我不能,也不會改變任何信念。…這是我的立場,求神幫助我。’路德在返家的途中,被朋友以假綁架的方式擄走,藏在瓦特堡(Wartburg)的城堡裡。會議結束後的一個月,皇帝立即宣佈路德是冥頑不靈的異端分子,下令捉拿並禁止其刊物的發行。

出自:《兩千年教會歷史巡禮》,《話語職事》第二十五期

Source: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