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个女孩,叫菲比 There Is a Girl Called Pheobe

Share

陳文茜:有個女孩,叫菲比

雖然她可以把人生說得很苦,但因為身邊擁有的愛,讓她短暫的生命,從淒楚變成永恆的美。

她走了,死亡對她不是絕望,是微笑的終結。才21歲,沒有人可以明白她及她的家人,對生命的參悟,從何而來。

菲比走的前一天,我趕到醫院探望她。才和她舉行婚禮的希臘情人,一直親吻菲比,不斷告訴她,「菲比,我好愛妳。」戴著氧氣罩的菲比,很喘,說話聲音柔細,一句話得分幾段才能完成。這代表癌細胞快速地佈滿了她的肺與心臟,她身體的二氧化碳,排不出來。

即使如此吃力,菲比看到我,還是不停地説話,她深怕下一刻,就沒有力氣了,再也表達不了她的「快樂」、「幸福」和「感激」。

所有的告別,都免不了眼淚,菲比卻一直微笑著。她如此疲憊,我希望她休息,她卻仍喊住了我說:謝謝妳,我好快樂。可以做到如此,因為她比許多人知道活著的意義。

當她才13歲,那正是經歷一生中最年輕、最受讚美的年華,死亡突然推進,打開了她的門,這當然使她吃驚。

10年前,菲比還很健康,人人都說她好美。現在,生命之神特意再來告訴她:她比年輕未生病前,更理解什麼是真正的美。

罹癌7年來,她珍惜每一個日子。一隻手臂不是殘缺,只是少了一個可以穿袖子的肢體,那擋不住她的腳,更擋不了快樂的意志。

她完成許多夢想,從沒有因生病阻止生命腳步。完成國、高中學業,考上大學,去了美國、日本、希臘、菲律賓、中國大陸。「雖然別人覺得我手截肢、身體不好,出國危險,但這是我享受生命的方式。」

希臘旅遊途中,她遇見一名希臘的男孩,媽媽是語言老師,爸爸是獸醫。才15歲的男孩愛上了菲比,而且菲比透過網路教導他中文,雙方愈來愈深愛了解。

頭幾年,她們想過很多未來,很多美好。菲比總相信生命給你一個挫折,會再給你一個未來。直到再度病發。

她竭盡努力活著,歷經各種手術,最終還是敗下陣來。

世間少見的愛

當時,我正好到榮總兒童癌症病房,探訪小朋友。菲比尚未開始治療,清秀佳人旁,只見一名約21歲的歐洲男孩,特別飛至台北醫院陪伴她。倆人悄悄私語,菲比第一回見我,有點害羞地笑。父母在身旁,溫柔又堅強。

父親是牧師,母親有一種說不出的溫度。陪伴我的陳威明副院長告訴我,菲比的癌細胞非常罕見,復發轉移的位置,非常糟。陳副院長當時即很憂心地小聲告知:我不知道這回她能不能度過,並感嘆說:她明天才20歲生日。

20歲,一切才剛剛開始,但對菲比可能終曲序幕。與13歲時的面貌相比,菲比顯然更愛自己已備受摧殘的面容和身體。因為正是這樣的身軀,讓她經歷世間少見的愛情。

相愛的他們,雖然不可能擁有別人的天長地久,但什麼也不能阻止彼此互許的永恆之愛。

熱愛音樂的菲比,曾在2017年11月自創〈淡淡的幸福〉一曲,癌細胞已轉移至心臟及肺部,椎心疼痛之外,她感受到的竟是更大聲的音符:活著的幸福。

菲比說,雖然她可以把人生說得很苦,但因為身邊擁有的愛,讓她短暫的生命從淒楚變成永恆的美。

坦然而永恆的美

今年春節,我和劉若英、新生命小組教會的一行人,再到病房探視孩子們,菲比已經因為治療,臉部全變了形。原本的清秀,變成另一種說不出的坦然之美,她高興地和劉若英合唱,從頭到尾都帶著笑,包括一旁陪伴菲比的父親、母親。

過去幾年我在兒童癌症病房見到小朋友或父母,父母表面上在孩子面前不說什麼,走出病房免不了抱著我大哭。

但是菲比和她一家人,如此特別。上帝對她的生命這麼殘酷,但信仰上帝的全家,也因上帝賜予的恩典,得到了非凡的力量,面對人生不得不接受的逆境。

知道菲比病情已急轉直下,深情的希臘男孩再度回到台灣,此次決定向她求婚,他說:我才二十二歲,什麼都沒有,但我有一個非常非常愛妳的心。

男孩希望,屬於菲比的儀式不只是最後的白色喪禮儀式,而是白色的訂婚與結婚儀式。

儀式就在菲比離世前兩天,地點就在醫院。

想起今年2月春節前,菲比開心和劉若英合唱,唱〈後來〉。不管後來是什麼,她快樂地享受愛,深愛,愛到不能再愛的那一天。

這一個匆促的儀式,卻使人們更明白愛。它,記下了過去,也留下了記憶。

3月4日婚禮,因她病情惡化不斷提前。一個戴著氧氣罩的新娘:原訂下午一點三十分舉行,因為病情惡化太快,提早至十一點十分;戒指來不及準備,媽媽跑回家,拿夫妻結婚戒指,當成象徵物。

在跨越生命之愛的面前,一切物質,都只是配件。

新郎在牧師見證下,抱著菲比傾訴對她的愛,才一小段時間,菲比即必須躺下,因為她必須戴上氧氣罩,不能離開氧氣太久。但那已足夠。一旁教會的弟兄姊妹們都哭了,惟獨沈醉在永恆之愛的菲比,自始至終,沒有流涙。

聰明的菲比當然明白時間提前的理由,但在這個世間最後片刻,她被濃濃的愛包圍。

也因此甜甜微笑著。

最愛都在身邊

因為她相信愛,也相信上帝的接引。

從13歲之後的生活,生命不曾取悅她,所有的快樂幾乎都是她決定創造出來的。

面對癌症反覆地侵犯,菲比說,剛知道復發時非常驚訝無奈,但她不想一蹶不振,「人只要繼續走下去,就會勇敢了。」、「當生命又出現一個令人無助的岔路,只要往前就會愈來愈沒有恐懼。」

她覺得自己已經比別人幸運,有些人甚至沒有機會向家人道別,至少她在離開前,還能見到所有最愛的人。

菲比在最後階段入院安寧前經常在家中舉行「見面會」,和朋友輕鬆但又深入聊天,「回顧過去」,讓她更感到知足。生病帶來免不了的遺憾,「但我沒有白活這二十年,遺憾沒有很大,因為我最重要的東西,家人、愛人、朋友們,都在我身邊。」

一切走向了一個不可逆轉的結局。於這場最後簡單的婚禮,成為真正的童話故事。

即使罹癌,即使獨臂,即使再度復發轉移至心臟,即使來不及擁有更多人生,菲比從不會說:一切已經太遲。

即使只有兩天

嚮往生活的幸福那麼強烈,再大的生命驚嘆號,也不能分散她對生命的希望,也擋不住她對愛的渴望,對於擁有當下幸福的快樂微笑,那怕只有幾天。

結果真的只有兩天。

婚禮後第二天,菲比即使戴著氧氣罩,已經開始喘氣。醫生根據過去經驗,建議開始麻醉,慢慢昏迷,減少痛苦,然後「過去」。

菲比還是沒有哭,她喘氣說,再過幾天吧!我現在好快樂,我還可以忍受,我想清醒地和我愛的人,在一起,多一些時間。

知道菲比還清醒,我立即把一個貴人送我的一克拉鑽戒送到醫院,希望閃閃鑽石伴著她。更因為她面對生命的態度,宛如寶貴的鑽石。

我請希臘情人把鑽石戒指放在她的手上,她的手非常纖細,手上血管因為長期治療而瘀青,鑽石戒指在她的手上,有種說不出的特別漂亮,宛如雕塑作品。

菲比比我值得擁有。

和劉若英聯名,我們送了她一盆花。花滿溢,在我的建議下,菲比摘下一些花,送給她愛及愛她的人。

第一個送媽媽,一路上照顧她、養育她,陪同她走過一切的母親;接著送給她此生無憾的愛人,然後送給爸爸,由於他的引領,菲比沒有恐懼一步一步、一分一秒坦然面對,告別人生。她也貼心地送給護理長,照顧她如對待女兒般的陳威明醫師等。

她生命倒數最後一天細細柔柔的聲音下,到底埋藏多大的生理痛苦,我很難體會。但我看到的是一個最勇敢美麗的女孩和她的家人。

她以微笑的甜蜜,消除所有人的悲傷。

其實我們多數人皆害怕死亡,才21歲的菲比卻如此從容應對。

3月6日,在微笑中,麻醉劑慢慢打入她的體內,然後她再把最後剩餘的愛,器官捐贈,遺留給世人。

她才21歲,卻擁有天使般的靈魂。

菲比走的那晚,川普大聲疾呼貿易戰,義大利五星排外運動選舉大勝。這麼多恨的力量,掠奪主要的權力寶座。但他們贏得什麼?有一天,川普要死亡,你、我、所有人都要離世。

我們有21歲的菲比,面對生命終點百分之一的勇氣嗎?屆時我們能像她充滿愛,回看自己的一生嗎? (責任編輯:洪家寧)

Source: https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88624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