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“回忆我的父亲(上)”—刘湛庠弟兄】【”Remembering My Father(1)”– Brother Zhanxiang Liu】

回憶我的父親(上)

奴隸的孩子還是奴隸

從有記憶以來,父親總是常常去鄉下,不論我們住的有多偏遠,總有更鄉下的地方要去看望,去照顧。所以每週都有幾天不在家,或是很晚回來。他總是非常願意到交通不便、生活水平落後的地區服事。我猜這可能是他從主而來的呼召罷。我們住宜蘭時,他跑羅東、蘇澳、北方澳、礁溪;我們住員林時,他跑雲林;我們住岡山時,他跑燕巢、橋頭;我們住新竹時,他跑苗栗;我們住彰化時他跑那裏我忘了。最後在花蓮時跑整個花蓮臺東縱谷,包括鳳林、壽豐。早期交通不像現在這麽發達,往往一趟就花一整天,又騎自行車,又搭火車,又走上一段山路。有些地區經常下雨,有些地區經常刮風,有些地區地震颱風特別多。從來沒有聽到他說一句怨言,一次也沒有。他真是甘心情願這樣作的。

希望我的孩子們個個都作傳道人

他不但甘心這樣作,他還願意他的孩子們都這樣作。我清楚記得他在聚會中說過:『俗話說幹一行怨一行,我倒希望我的孩子們個個都作傳道人。』他若不是認為作傳道人是如此榮耀,有價值,他就不會公開這樣說了。 很遺憾的是,他沒有機會親眼看見這願望的實現。今天晨曦、黎曦、我的弟兄克信,都是服事主的同工。我相信他是在信心中去見主的。對於服事主,他的態度是—我是個奴隸。他不是說奴僕或僕人。僕人是可以離開的,可以辭職的。奴隸是沒有自主權的,連性命也是屬於主人的。主人給予他妻子兒女,這妻子兒女都是屬於主人的。我還記得他說過多次,『奴隸的孩子還是奴隸』。這樣,我們家愛主事主到萬代,就是理所當然的!

常常搬遷,我念過兩所幼兒園,
四所小學,兩所初中,兩所高中

我母親說父親在配搭的安排上總是說阿們。有時候一個地方還待不到一年,就接受負擔又要搬家了。我們雖然一家六口,但所有家當只是四個大竹簍子,然後手提一些簡單物品,就搭乘慢吞吞的火車上路了。我們真是過祭壇與帳棚的生活阿!各地都有清心愛主的弟兄姊妹們一起配搭照顧,所以我們的精神生活是非常豐富的。物質生活方面,因為大環境裏大家都不寬裕,所以我也從不覺得太有缺乏。因着常常搬遷,我念過兩所幼兒園,四所小學,兩所初中,兩所高中。不是所有學校都歡迎轉學生的。有老師出難題讓我不能通過轉學測試,所以我只能借讀。有老師邊走邊罵:『怎麽又來了一個轉學生!』不知道為什麽我們搬家的日子,總和學校的學期不一致。有一次,父親似乎是臨時決定,讓我一個初中生夜裏北上。那劃過夜空的汽笛聲,似乎還在我的耳畔迴響。清晨我就先到弟兄姊妹家寄宿,師母對我非常好,讓我緊張的心情隨之放鬆,然後我就上學了。又有一次,我們到一個新地方,學校已不收轉學生了,我和弟弟們只好到外縣市參加轉學生聯考,結果我們都進了臺灣中部最好的學校,那時作為學生,追火車並鍛鍊身體成了我們的美好經歷。除此之外,還要適應新還境,結交新朋友。但奇妙的是,在後來各個升級考試中(小學升初中,初中生高中),我雖是半路插班的轉學生,但在全校應屆的幾百人中,卻總是考得最好的一位。讓父母親從主得着印證,知道主是負我們一切的責任。至於我,也感謝主給我機會,從小操練並活出這適應一切的生命。這對我日後的家庭生活,召會的事奉,職場的勝任,都有極大的助益。主真是不虧待人的。

女兒 李劉明曦

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

Source: http://www.graceterrace.com/%E5%9B%9E%E6%86%B6%E6%88%91%E7%9A%84%E7%88%B6%E8%A6%AA%EF%BC%88%E4%B8%8A%EF%BC%89/?lang=zh-hant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